盛鹏配资欢迎您! 客服热线:  400-6222-578   

大数据成韩国抗疫制胜法宝:特朗普也打电话求支援

发布时间:2020/3/26 9:28:00

居住在首尔的留学生http://3g.163.com/touch/idol/star149,其手机近来经常收到来自韩国中央及地方政府部门的“紧急短信”。

张怡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她每天都能够收到其所在地方政府发送的短信,短信中除了公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信息以外,还向民众提供定点医院的地址,以及口罩购买信息等疫情防控信息。

2月29日,韩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日新增病例为909例,达到高峰之后逐渐回落,韩国的疫情呈散发性特征。此外,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疾控部门的数据也显示,目前境外输入病例中,均没有一例从韩国境内输入的。

韩国仁川国际机场,等待入境的乘客们排队前往诊断隔离点。新华社

随着韩国疫情逐渐走向缓和,有关韩国如何“抗疫”也受到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根据韩国官方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5日0时,韩国国内相较前一天0时新增100例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其中34例在入境检疫过程中确诊;累计确诊病例为9137例,韩国的总确诊人数也从曾经的全球第二名,跌落至全球第九。

与此同时,关于韩国如何运用大数据共享机制,并为疫情防控搭建出更多的运作空间,也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美国越洋电话求援

据青瓦台披露,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时请求援助新冠病毒检测试剂。

特朗普还表示将随即采取措施,使援助物资在一天内获得美国食药监部门的批准。

此后,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长郑银敬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生产试剂的企业中,有5家公司正在增加试剂产量,国内用不完的试剂正在出口,并表示在不影响国内防疫的前提下,可以支援美国;而在同一天,文在寅前往首尔一家研发生产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的企业时表示,韩国政府将全力配合有关企业在生产过程中的相关需求。

据韩国外交部25日消息,受疫情影响,有47个国家向韩国提出进口病毒诊断试剂的相关咨询,向韩方请求提供人道援助的共有39个国家。

与之对应的是,韩国保健福祉部也在第一时间发布应对措施,包括:针对所有来自武汉的航班进行二次体温测试,将来自武汉或途经武汉中转游客的信息上传至医保系统、在疾控热线增加中文咨询服务等,并完成每日近3万人的病毒检测,在同等国家中位于前列。

3月24日,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从美国西雅图入境的乘客陆续走出行李提取大厅。新华社

曾参与韩国疾病管理本部的创建、现为韩国某医科大学临床医学教授的高建立(音译)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韩国建立起目前的医疗及防疫体系的过程中,有两个重要事件不容忽略。

高建立介绍,2003年亚洲地区暴发“非典”疫情,韩国方面在初期即进行快速检测及关口检疫措施,最终境内仅出现30余名确诊患者。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在疫情结束后的一场国务会议上,提出需要设立一个常设性并具有行政权力的传染病防控组织。

“现任总统文在寅当时担任青瓦台秘书室长一职,而文在寅在与专家团进行恳谈会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如果出现了变异的病毒或是更严重的病毒疫情,如果不做出及时的应对,那么很有可能将动摇韩国的卫生体系。”高建立回忆道,虽然此前在韩国也有“国立保健院”履行疾病管理的职责,但主要偏向于研究机构,相比之下,疾病管理本部的权力更大、且有相关法律及制度作为支撑。

2015年春夏之交,韩国发生了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也对韩国防疫体系的机制化有着较大推动。

2015年底,《感染病预防及管理相关法律修正案》在韩国国会全体会议上通过,将疾病管理本部明文规定为“韩国境内流行疾病防治体系的指挥机构”,在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打造由政府机构间、政府机构与卫生系统,以及政府机构及民间企业间的信息共享系统,并实现一站式信息查阅。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在紧急状态期间,疾病对策本部可以获得范围广大的数据获取权限,包括可以收集闭路电视录像、手机GPS、汽车ETC数据、信用卡交易及入境信息等,能够涵盖民众生活的所有数据,并在经过适当授权后,可以公开其中一些人的信息。

高建立表示,在经历了法律及机构制度保障后,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发挥了重要作用。韩国疾病管理本部于去年12月底便监测到新冠肺炎疫情,在今年1月20日成立24小时运转的对策本部;安排相关企业研发试剂盒,保证口罩供应的同时,通过发动三星等大型企业的力量,为以中小型为主的科研企业提供产量上的支持。

在此基础上,对策本部成为了协调韩国全国力量集中防疫的“总指挥”,在保障中央与地方“一盘棋”的同时,也为大数据的妥善运用提供了基础。

当大数据遇到疫情

如果说,制度的机制化是信息共享的前提,那么如何将大数据利用在疫情的防控上,则是由理论转为实践的重要一环。

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于3月20日进行的最新民调显示,韩国民众对于疾病管理本部及韩国的防疫体系表示信任的受访者达81.5%,远高于2015年MERS疫情期间的44%。

在韩国投资美容企业的中国企业家、韩国投资宣传大使晨光也表示,持续观察发现,韩国国内从疫情的初期防控、发现、收治等层面,都构建了较为快速的应答及对策机制,并实时对外公布疫情的具体情况,有效降低了许多韩国民众的不安,也展示了韩国政府开放和透明抗疫的姿态,让更多韩国民众能够相信政府的防疫措施。

据韩国运营商KT融合技术研究院院长郑济文(音译)介绍,该系统于2015年MERS疫情期间开始搭建,依托于韩国的通信体系,将中央或地方政府需要向特定地区民众传递的信息,通过运营商持有的网络及GPS数据进行实时分享,并可以指定向信号在某个地区内的民众发送信息,且信息传输方面占用优先通道,相比于传统短信,大大提高了信息的覆盖效率及准确性。

韩国首尔市保健科官员崔成国(音译)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的邮件采访时表示,MERS期间的信息不透明,反证了信息畅通的重要性。因此,首尔市政府在执行疫情防控政策时,第一点提出的就是信息的公开、透明化,并借助于数据与科技手段,致力于将民众生活的不便降至最低;检测过程更多并非依赖强制性检测——疾控机构公开确诊者的行踪,并通过刷卡数据确定到某一个商店的密切接触者,密切接触者在收到数据后,就可以自行前往检测站并隔离。

第一财经记者在携程、去哪儿等主流旅游网站中发现,韩国旅游签证仍在发放当中(除湖北以外),也成为全球为数不多没有安排任何形式的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即便是在疫情严重的大邱地区,韩国政府并未采取封城等措施。

3月24日,在韩国大邱,当地市民走在樱花下。新华社

根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在记者会上的描述,目前韩国每天正在完成约6万例的检查及病毒检测工作,为此还引入“得来速”无接触检测系统等方式,鼓励更多民众接受检测,并以此分散部分大型医院及定点医院的收治压力;而如何将大规模的数据,进行运用及调动,也成为非常重要的一环。

2016年,韩国政府首次提出“政府4.0”战略。其中最主要的一环,便是推动韩国不同政府机构,中央-地方政府,以及政府与民间机构间的大数据信息共享。为此韩国自2017年以来,逐渐建立起由各级政府出资建立的大数据平台,并在运营商等基建企业的配合之下,成立了公共数据的存储及运用网络。

2月23日,韩国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发布最高等级的红色预警。根据相关法律,韩国政府可以大规模调动包括消费数据在内的所有数据,以能够查询到确诊者的所有行踪轨迹,而在一线的医院,医生只要在电脑中输入就诊者身份证号码或医保代码,即可通过出入境数据,查询到患者前往过的所有国家和地区名单,并显示在该国家居住的时间长度。

针对从外部入境的人员,韩国政府则要求所有入境者均应填写联系方式,在入境检疫现场进行确认,并要求所有入境者及潜在的密切接触者在入境后的14天下载“自我诊断”APP,每天均要填写个人体温、症状,若未按时填写,则通过GPS数据及留下的联系方式,与本人取得联系,若填写者出现了任何症状,后台则自动将信息提供至当地疾控部门,出动急救车等相关专用车辆,将疑似患者运送至有关医院进行检测。

崔成国介绍,目前首尔市已经将行踪路线进行公布,公开的数据甚至精准到某个咖啡厅、酒店等具体的商铺信息,通过对策本部的平台还可以调动治安摄像头、信用卡刷卡记录等覆盖轨迹的几乎所有信息;并将患者分为轻、中、重及最终四个级别进行治疗,针对轻症及无症状患者,将进入以政府及企业研修院、宿舍改造的“生活治疗中心”进行治疗。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表示,在疫情的防控过程中,事实上如果将每一个确诊者的碎片化信息进行归集,对于疫情的调查及追溯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韩国作为全球摄像头覆盖密度最高,且刷卡消费比重较高的国家,对于数据的采集也有一定的帮助;由此也能协助地方政府合理安排防疫资源。

他说,依据相关法律,这一采集范围被控制在疫情发生期间。这种高级别的信息共享,也得到了韩国主流民意的普遍理解与支持。

3月25日晚间,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KFDA)宣布:根据药店方面销售数据得出的需求信息,以及韩国教育部门通过儿童活动轨迹获得的数据信息汇总,政府将追加针对86.4万个儿童的小型KF94口罩的供应量,并将小型口罩的供应日增加至每周三天。

返回

安卓端APP下载

苹果端APP下载

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

400-6222-578

交易日:09:00 - 18:00
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周六日:12:00 - 18:00

Copyright © 2014-2020 盛鹏配资|通化市盛鹏商贸有限公司吉ICP备19002661号-4(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ICP备案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