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鹏配资欢迎您! 客服热线:  400-6222-578   

疫情下2月地方财政收入大跌 多举措缓解收支矛盾

发布时间:2020/3/26 9:28:00

新冠肺炎疫情对地方财政收入造成巨大冲击,本已财力捉襟见肘的基层财政,更是雪上加霜,收支矛盾十分突出。地方财政勒紧裤腰带掏钱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将疫情对财政收入的冲击降至最小,并腾挪财力优先“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下称“三保”),中央也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帮助地方渡过难关。

2月财政收入下滑

官方的数据显示,2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同比下降21.4%。这一跌幅,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又一低点。

第一财经梳理部分省份2月份财政数据发现,受疫情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增速相比1月份明显放缓,绝大部分省份收入下滑,并且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分化。

首先来看看东部发达地区2月份财政收入状况。

2月份浙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滑约1.3%,北京收入降幅约6.5%,上海收入降幅约11.8%,江苏收入下滑约16.2%,深圳收入降幅约28.7%。

中部地区财政收入受到冲击也较大。

2月份,江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滑12.7%,山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滑39.9%。而疫情重灾区湖北2月份收入仅为个位数,降幅约99%。

西部、东北地区同样如此。

比如1月财政收入高达两位数增幅的云南,2月收入也下滑了9.9%。2月份贵州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滑15.7%,辽宁收入降幅约25.2%。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财政收入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随着3月份企业陆续复工复产,财政收入情况会有所好转。

为了防控疫情,2月份各地避免人口大规模流动、聚集,不少企业停工停产,餐饮、旅游、文娱、交通运输、房地产、建筑、批发零售、制造等行业受冲击较大,相关行业税收收入大幅下滑。比如今年2月份全国住宿餐饮业财政收入同比下滑高达55.1%。

除了疫情冲击外,受去年力度空前的减税降费政策翘尾因素影响,以及今年新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也带来一定减收。另外,上年末延至今年初缴纳入库的税收收入同比减少,也有一定影响。

比如今年为抗击疫情、帮助企业复工复产出台的4批次20项税费优惠政策,给企业等市场主体减负将超过1万亿元,这意味着财政减收将十分明显。

图为工人在陕西咸阳一家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工作。

多重因素影响下,财力本就紧张的地方政府,如今更是雪上加霜。多位基层财政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反映,今年收入大幅下滑,但支出压力不减反增,基层财政十分困难。

南昌市财政局长万昱原近日撰文称,由于近些年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减税降费政策深入推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凸显。以南昌市为例,近年来南昌市本级可用财力几乎零增长,同时地方“三保”,以及支持打赢三大攻坚战等重点领域、重要项目刚性支出逐年增加,市级财政已经连续几年通过大量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来实现收支平衡。

“此次疫情带来的减收增支,在地方财政政策空间有限、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只有通过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挤压其他方面支出来统筹解决,进一步加剧了财政收支平衡矛盾。”万昱原在文中称。

“这可能是1994年分税制以来,地方财政最困难的一年。”辽宁大学地方财政研究院院长王振宇告诉第一财经。

促复工复产,腾挪财力

经济增长是财政收入的源头,扭转财政收入下滑颓势,必须要加快经济社会恢复正常秩序。

在疫情防控下,地方从2月份就开始推动企业复工复产,连疫情重灾区湖北除武汉之外的地方,近期也开始大力抓复工复产。尽管财政收入惨淡,但企业复工复产时扶一把,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成为必选项,而这主要通过落实新的1万亿元减税降费政策,增加财政补贴、贷款贴息、政府基金支持等手段。

在落实税费优惠的前提下,各地千方百计增加收入,比如加大对重点企业、重点税源管理,努力挖掘财源,应收尽收。加快卖地,获得的收入以弥补税收减收。盘活存量财政资金,优先用于“三保”等支出。

地方也加大削减政府一般性、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力度,原则上不出台新的增支政策,支持“三保”。比如湖北鄂州市今年一般性支出计划压减30%。山东财政厅要求全年“三保”支出预算未足额安排的地区,除应急救灾支出外,其他项目支出要一律调减。

地方财力紧张下,通过调整支出结构,来支持抗疫和企业复工复产。比如辽宁调整省财政年初预算安排的沿海经济带建设、“飞地经济”等补助资金5845万元,用于疫情防控物资生产企业新增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建设,支持企业开足马力生产防疫物资,迅速投放市场。

地方在想办法自救,中央财政也通过加大转移支付力度、提前下拨地方政府债券等方式,加大对基层财政的扶持力度。

比如,截至3月5日,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已经下达了6.28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6万亿元。

另外,中央财政提前下达了18480亿元新增地方政府债券额度,目前各地加快发债,截至2020年3月20日,全国已发债14079亿元,同比增长55%。这些发债资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地方资金紧张局面,资金被用于基础设施等民生重大项目建设,有利于地方稳投资、补短板。

比如,云南发挥基建投资关键作用,聚焦重大项目建设。比如筹措省级资金192亿元,安排专项债券231.2亿元,确保项目资本金到位,加快推动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和“互联互通”工程,加快推进渝昆高铁和玉磨(玉溪-磨憨)、大瑞(大理-瑞丽)等重大铁路项目建设。

为了增加地方财政现金流,中央财政于今年3月1日至6月底,在已核定的各地当年留用比例基础上统一提高5个百分点,这些资金各省调度给县级基层财政使用。比如江西今年1至2月,省级财政累计向设区市和县(市、区)调度资金380亿元,月均规模同比增加42亿元。

尽管目前地方财政收支矛盾很大,3月5日,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地方的“三保”不会出大问题,目前为止,没有出现发工资存在困难的情况。

比如,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财政局在1~3月几乎没有税收的情况下,积极组织协调资金,确保了全区干部教师工资正常按月发放,各项社保补贴及时兑现,实现了“三保”全力保障到位。

返回

安卓端APP下载

苹果端APP下载

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

400-6222-578

交易日:09:00 - 18:00
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周六日:12:00 - 18:00

Copyright © 2014-2020 盛鹏配资|通化市盛鹏商贸有限公司吉ICP备19002661号-4(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ICP备案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
公众号